立即报告深圳宝安区刑警

2021-04-03 02:06

2003年4月13日晚,在罗湖草埔吃夜宵,一伙人聚餐,刚好江小宏在场。酒过三巡,一位张姓老乡开始吹嘘自己在深圳福田区竹子林抢劫的事情,“我抢一个女的提包,她使劲拽住不放,我一拳打过去,把她打倒在地,提包和手机都弄到了。”

“真正恢复打工仔身份后,有时真有点恍惚,言行举止都还把自己当‘卧底’,蓦然醒来才发现一切都是泡影。”江小宏说,他现在还很不习惯,“我内心还是很希望干公安这一行的,只是进不去。”

卧底需要与劫匪打成一片,不愿意跟着一起作案的江小宏就帮劫匪打杂,但这也引来很多人的不解,工友对他敬而远之,最后投诉厂里开除他。有老乡遇到他,表现得很惊讶,“你没被抓进去啊?厉害!”从他们不屑的眼神里,江小宏明白,原来这些老乡以为他买通了公安,才没被关进监狱。

还有一招,我就是装睡。“他们打麻将、聊天时,我就躺在沙发上装睡,通常线索都是听来的。”江小宏指着自己的脑袋,颇有几分得意,“因为很多东西不能用笔记,脑子要充分用起来,比如他们作案车牌多少之类的。”

江小宏很好奇,就去当地派出所询问,果然,前两天派出所就接到这样的抢劫报警。“我想都没想,马上告诉派出所,我知道劫匪下落。”4月14日晚8时,在江小宏的带领下,民警悄悄进入罗湖区草埔港发新村88栋,顺利地抓获9名劫匪,一举破获6起沿街抢劫案件。

2005年7月的一个夜晚,在回家路上,几个手执钢管的男子突然冲过来拦住他,“他们对我说,你今天的死期到了,你心里清楚你在做什么。说完,围上来就打。”江小宏说,他也不知道是谁找来的这批人,“我装死,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那时还下着雨,他们打着打着就走了。”

与老乡聊天时,江小宏逐渐了解到,一帮湖南人在深圳飞车抢劫、入室盗窃很嚣张,特别是2003年后,这伙人抢劫发展到“无目标”状态———不刻意寻找目标,一有机会见人就抢。有天下夜班,江小宏亲眼看到湖南娄底的一位老乡说:“我一天能弄100多部诺基亚手机!”

江小宏说,他没看过《无间道》,“我不知道什么是‘无间道’,我只能走自己的路。”

8年里,他遭遇了殴打报复、工友的白眼、女友的离弃。窘迫的生活,让他最终走出一度沉迷的“卧底”生涯,回归“打工仔”的本色,从一线工人到酒店后勤主管。正月初六,在深圳龙岗新区的出租屋里,江小宏告诉记者,“卧底当线人的经历太难忘了,有时真觉得自己活在过去,回不来了。”

2010年1月,江小宏来到深圳共乐派出所举报,共乐派出所开具的《情况说明》显示,2月22日,共乐派出所民警在江小宏的配合下,在深圳西乡街道的一家工厂宿舍502房,将犯罪嫌疑人蒋勇庆抓获,当场缴获百元面值假人民币1.1万元。派出所对举报人江小宏奖励3000元。

2007年起,江小宏不再做专职线人,不过,他仍然四处寻找线索,帮助警方破案。

经老乡介绍,江小宏混在湖南帮内部,主要是帮他们打杂跑腿。开始卧底时,江小宏没有经验,差一点露出马脚,不过,因为是老乡,犯罪集团内部并没有怀疑他。江小宏说,抢劫团伙内部并不稳定,流动性大,他也没有固定跟哪个团伙,而是把自己扮演成“二流子”,四处游荡。

对于江小宏的境况,与他单线联系的赵警官告诉记者,江小宏想进公安队伍,太钻牛角尖了。“每次破案后,我们都按规定支付了报酬,其他的要求我们很难满足,但后来他总以别人找他报复为借口,要我们帮他解决工作、住房。”在江小宏生活困难时,赵警官曾让他在自家暂住,派出所也曾帮他联系保安等工作。

江小宏说,由于自己与湖南帮混得比较熟,他对那帮劫匪底细摸得清楚。“我提供线索破的案有多少?没统计过。这么多年来,大大小小可能有100多起。”说起得意往事,江小宏笑着说,经他的手送进监狱的有几十个人。深圳街头抢劫最疯狂的年头,仅2004年经过他提供线索,警方就先后在宝安区公明街马田建筑工棚、罗湖区草埔马山新村94栋、龙岗区布吉镇凤尾坑村打掉4个抢劫团伙。

2003年,江小宏来到深圳宝安区公明街东坑,在一家珠宝公司上班。他租住的房子周围多是湖南人。刚来这里居住没多久,他就看到一帮湖南老乡整天在楼下的湘菜馆,大声吆喝着喝酒吃肉。香味飘来,让江小宏很是羡慕,觉得他们太阔绰了。然而有老乡鄙夷地说:“有什么好羡慕的,还不是偷抢来的!”

“有一次,根据我提供的线索,警方赶过来实施抓捕时,抢劫团伙那一帮人正在麻将馆玩,就我在外面。我知道他们将被抓,也很自然地进去,帮老大看牌。警察冲进来时,我假装逃窜,最后同样被抓到派出所,不过很快就被放出来。我当时要不被抓的话,就不会活到今天。”

江小宏在出租屋里看材料,回忆当卧底的过去,他说自己虽然早已不是线人,但还是很怀念过去

派出所领导确认是江小宏举报的,把他找来,找他谈话,说他是湖南人,是劫匪老乡,有条件靠近他们,“要我去做个卧底线人。”而江小宏也正有此意。

江小宏向深圳市罗湖公安分局反映自己的想法,该局答复说,江小宏协助公安机关开展破案工作东晓派出所多次给予奖励,数额达万元,在江小宏生活困难的情况下,两次帮他找工作。2009年10月29日,广东省公安厅答复江小宏:经过调查发现,你的确曾协助深圳公安机关侦破案件,但当地公安机关已按规定兑现了奖励。至于要求解决工作或加入公安队伍,任何人均须按国家规定的程序公开应聘或报考。

2006年10月23日,江小宏得到线索,5个月前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杀人主犯肖某出现在深圳宝安区石岩,警方接报后几经周折最终将肖某抓获。

2011年6月,江小宏“金盆洗手”。他先应聘到富士康,做一名普通的流水线工人,去年10月又应聘到宝安区一家酒店做后勤主管。

他没看过电影《无间道》,但他是大都市活生生的打入黑社会的卧底。眼见一帮老乡街头抢劫,大发不义之财,来自湖南的江小宏(化名)油然而生一股正义感,他悄悄向深圳警方报案,最终发展成为一位卧底犯罪团伙内部的公安线人,开始自己的“无间道”生活。

对此,共乐派出所开出证明,“2007年2月14日,我所特情江小宏与我所干警×××单线联系,配合我所干警、公明派出所干警,在公明广场桃源宾馆一楼大厅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肖某。”共乐派出所给江小宏发了2500元奖励。不过,江小宏对此不满意,认为自己为查找杀人疑犯线索,开酒店、吃饭、交通等花费了1.5万。他多次申请报销这笔开销,未果。

按他的经验,给警方提供信息,最有用的是犯罪团伙的作案时间、地点,但这些千万不能直接问。“我常常从一个区‘流浪’到另外一个区,专门找那些爱吹牛的人,不经意地跟他说:‘你们这帮人不行,昨天那帮人弄了好多手机,还有美金。’他们听了往往会很不屑地说,昨晚,我们在某某地方也干了一单大的,弄了多少手机,搞到了多少钱。一查,真的有这么回事。”

江小宏把裤腿卷起,指着小腿骨上的凹痕说,这是他以前被打留下的痕迹。“跟他们一起混,你要装傻,不要显示出你聪明的一面,一定要让他们觉得你很没用,对他们构不成威胁。你也要把自己说得很坏,这样他们才会信任你。”

34岁的江小宏,是湖南邵阳人,家里四兄弟,他最小。读小学时父亲去世,贫穷的家境无以为继,11岁时,江小宏就辍学,16岁随老乡到深圳打工。现在深圳宝安区一家酒店做后勤管理工作。每天,挤公交、坐地铁,行色匆匆,与万千在深圳拼搏的上班族一样,江小宏淹没在人海里。他戴墨镜,不是怕别人打击报复他。“一戴上墨镜,就找到过去卧底犯罪团伙当线人的感觉,我喜欢那种刺激的工作”。

当卧底,以前规律的打工生涯彻底打破。女友开始怀疑他。江小宏悄悄告诉她,自己正在做公安卧底,女友不相信,觉得他在骗她,最终离他而去。回到出租屋,孤独如影随形,江小宏感慨:“我喜欢卧底,觉得趁年轻应该多做正义的事,但多年后发现,自己与周围人格格不入了。

就这样,江小宏成了警方的一名卧底线人,先后为深圳东晓派出所、共乐派出所等公安机关提供线索、协助破案。提起江小宏,至今仍在深圳罗湖区公安分局工作的赵姓民警证实,江小宏的确作为线人,给他们提供了不少线索。

江小宏表面附和,内心却暗暗骂这些人不是东西,因为之前公司一位女同事走在大街上就被抢了手提包,好几天都哭哭啼啼的。

在《无间道》等反映卧底的影视作品里,“线人”时时遭遇犯罪集团内部的猜忌,即便是公安,对他也有误解,凶险场面迭出。稍有差错,可能就危及性命。

每周,江小宏都会悄悄与指定接头的民警碰头,“当面向他报告,见面都不会很长时间。”长期做卧底,江小宏养成谨慎的习惯,“要特别小心。和警官打完电话,就马上删掉通话记录。警官的电话全靠脑子记。”

2011年4月20日下午,江小宏又从老乡那里得到消息,立即报告深圳宝安区刑警,将两名贩毒人员抓获,现场搜出海洛因22克。